文化建设

最新文章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 职工文苑职工文苑

日期:2018-08-21 02:13  作者:刘玉忠  来源:    点击量:

今日初秋暑未散,

昨夜梦呓旧时欢,

故园秋叶依栏杆,

十里金麦笑开颜。


春秋深锁小南院,

寒暑往返南飞雁。

客寄他乡贪笑欢,

醉梦若醒念故园。



昨日立秋

——谨以此写给工作一年的自己

  昨日是立秋,我在浙江已经过了两个立秋这个节气了。在江南立秋仅仅只是一个节气吧,好像立秋并不能改变江南的高温也不能强制性的落叶,更不会闻到十里稻香,唯有一条条小河水在门前不知疲倦的昼夜安静流淌。我一直以来认为的立秋就是暑气消散,再有一场像任性的小孩一样不知道何时会突然飘落的雨,然后秋叶红的红,黄的黄,嗯,也许今晚或者明晚就有西风来吧,把一片片金色的树叶铺满堂前屋后,看起来就像单色的油画一样好看,我不得不赞美北国西风的心灵手巧,随意的动作就完成了那样一幅巨作。

   来江南一年时间了,一年时间里走走停停,看了不同地方不同季节的景色。恩师说你在江南的画里,却从来没有没有提笔描摹一份喜欢,这不是你曾经的梦里江南吗?哈哈,我知道这是恩师在说我荒废了学业,懒惰了。江南确实很美,不仅仅在都市,还在乡野。“烟花三月下扬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等等脍炙人口的赞誉名副其实,我初到江南的时候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西湖的美在于“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无论阴晴总有一番风情。记得表姐来看我的时候夸张的赞美和深深的喜欢,即使夜晚的灯火都安静下来了,她还坐在西湖边久久不愿离去。等她熟睡在西湖边的椅子,嘴角的微笑宛如盛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那样的圣洁,不忍心叫醒她的美梦。那时候我的内心一片宁静,因为我真的有能力带着我的家人游江南。在江南的工作基本都是四处奔波,我看到过四季不同的乌镇,那是我表姐拉我一整天拍照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吧,这样的景象对我早已习以为常,总觉得也就那样的感觉,可是对她却是别样的吸引,而我的幸福在于亲人脸上的笑容。我看过冬天的衢州,冰雨打在脸上的寒冷;我走过深秋的湖州,一片稻香让人神清气爽;也在盛夏的村庄挥汗如雨,和说着一口方言的老人们交流着,有的时候都不知道彼此在说什么,但是热情的乡亲送上的凉茶消除了盛夏的炎热。

   时间过得真快,前一段时间旧友还说该聚聚了,别离的时间太久了,久到都想不起曾经一起学习生活的情景。为了重逢强加了一个名字或者理由,我们称之为“毕业周年庆”,然后计划了好久好久,突然间我问了句武汉的雨季来了吗?大家都沉默了,都在回忆,因为武汉是我们的第二故乡,都喜欢她的雨季,虽然霉霉的潮潮的,但是“火炉”会降温,然后我们会找很多理由或者借口出去走走看看,感受这个城市的魅力。有的时候会乘上最长的一趟公交车到终点站下车,然后看汉街的道路上铺满梧桐树叶,回来的时候会在长江大桥上驻足,有时候也会乘着轮渡渡江,看江面上明明暗暗的灯光倒影掩不住的繁华,最后可能会在琴台大剧院看一场舞台剧或者只是在路边听听完全听不懂的武汉民间表演——我到离开都不知道当初看到的民间表演叫什么,是什么类型,但是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些表演者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你愿意静静的站在铺满梧桐树叶的路边倾听。是啊,秋天来啦,该回去看看了,那里有人在等着念着,那里也有我曾经的欢乐喜悲,可能在那里才会感受到那种野蛮生长后的沉淀过程吧!工作一年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常常会在异乡的街头迎面扑来,也有孤单会在寂静的夜晚包裹渐渐变胖的身体,告诉自己异乡终不是故乡,在莫大的城市里看着归鸟相与还的情景我总会有一种不知何往的感觉。“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也许只有这句话能真切的表达远行他乡的游子的每一个孤独的夜晚吧?还记得初入职的时候老友说“择一城容易,到白首困难”时,我还劝慰说“心安处方为故乡”。而今回想起来来觉得那么的幼稚。心安,何处心安?

   江南的立秋是吹不尽的暑气,而我在心心念念的等待南飞的大雁,总期盼着南飞雁讲着一口乡音,和我这个浪子分享北国的故事;听着南飞雁描述故园的星空和月圆,不让流浪的我忘记关于故土的点点滴滴。蓦然回首,才发现离开老家的路程越来越远,远到故乡渐成远方,从此所谓的诗与远方成了家与归途。我想,南国的秋终究会来吧,树叶也会铺满堂前小塘吧,故事也会有美好的结尾吧。作为测绘儿男,注定了一生四海为家,天床地被,但愿今生不负生命不负亲人!愿奋斗在一线的测绘工作者们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刘玉忠)





相关文章

电话:0571-88950347    传真:0571-88951407    邮编:310030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三墩街92号
CopyRight©2014浙ICP备05076439-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5638号